当前所在位置: 分享知识网,演讲,知识,百科,常识 > 日记 > 正文

秦淮河200字日记

2021-02-22 日记 【 字体: 】 标签 : 200,秦淮河,日记 浏览量:98万

自从读过朱自清先生写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后,就一直想亲眼目睹一下秦淮河的风貌。去年我去南京办事正好下榻于离秦淮河不远处的一家旅馆里。放下行李我就迫不及待地奔向秦淮河边,想亲眼目睹一下这条被称为六朝金粉之地的风月场到底是什么样的。沿途我逢人便问秦淮河在什麽地方,此举引来不少路人的嗤笑,他们肯定认为这个30多岁的男人不是情痴也是个疯子。我的好奇之心引起了一位老者的关注,在同我的对话中老人知道我是第一次来南京,于是便热心地当起了我的向导并给我介绍了秦淮河的历史来。秦淮河是南京第一大河,秦淮河分内河和外河,内河在南京城中,是十里秦淮最繁华之地。秦淮河的源头有两处,东部源头出自句容市宝华山,南部源头出自溧水县东庐山,两个源头在江宁区的方山埭交汇,从东水关流入南京城。秦淮河由东向西横贯市区,南部从西水关流出,注入长江。从南朝开始,秦淮河成为名门望族聚居之地。两岸酒家林立,浓酒笙歌,无数商船昼夜往来河上,许多歌女寄身其中,轻歌曼舞,丝竹飘渺,文人才子流连其间,佳人故事留传千古。六朝时成为名门望族聚居之地,商贾云集,文人荟萃,儒学鼎盛。隋唐以后,渐趋衰落,却引来无数文人骚客来此凭吊,咏叹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到了宋代逐渐复苏为江南文化中心。明清两代,是十里秦淮的鼎盛时期。金粉楼台,鳞次栉比;画舫凌波,浆声灯影构成一幅如梦如幻的美景奇观。老人把我指引到秦淮河河边时便热情地和我到别,能在南京遇上如此热心的老人让我十分的感激。站在一座石拱桥上鸟瞰那碧绿的河水,心想这就是被朱自清先生形容的用六朝粉黛染成的秦淮河吗。望着两岸的亭台楼阁和停泊在岸边的几条画舫,心里在努力地追寻着旧时的秦淮河画舫凌波,笙歌达旦的热闹情景。

自侯郎去后,李香君结束了自己革命性的职业生涯。洗尽铅华,闭门谢客,一心等候公子归来。在阮大铖的怂恿之下,弘光皇朝的大红人田仰吹吹打打地来迎接李香君做妾了。李香君一口拒绝了,田仰还要坚持,她干脆一头撞在栏杆上,血溅桃花扇。

青楼皆为义气妓,英雄尽是屠狗辈。妓女用性命来维持自己的贞节和道德大义,士大夫倒是放弃原则,随时准备改换门庭。入清以后,陈贞慧隐居不出,冒辟疆放意林泉,方以智出家为僧,杨文聪抗清殉国,陈子龙自沉明志,但侯方域却耐不住寂寞,参加了顺治八年的乡试,而且只进了副榜,当李香君听说侯方域奴颜婢膝投靠清廷后,义愤填膺怒撕桃花扇以死明智,充分显示了一个弱女子的铮铮铁骨。这真是一个多么大的讽刺。

秦淮八艳中的柳如是不仅文采了得而且还是一名抗清志士,女中豪杰。她是曾与南明复社领袖张缚、陈子龙友好,与陈情投意合,但陈在抗清起义中不幸战败而死。柳氏择婿要求很高,许多名士求婚她都看不中,有的只停留在友谊阶段。最后于崇祯十四年她23岁时,嫁给了年过半百的东林领袖、文名颇著的大官僚钱谦益。当崇祯帝自缢,清军占领北京后,南京建成了弘光小朝廷,柳如是是支持钱谦益当了南明的礼部尚书。不久清军南下,当兵临城下时,柳氏劝钱与其一起投水殉国,钱沉思无语,最后走下水池试了一下水,说:水太冷,不能下。柳氏奋身欲沉池水中,却给钱氏硬托住了。于是钱便腼颜迎降了。钱降清去北京,柳氏留在南京不去。钱做了清朝的礼部侍郎兼翰林学士,由于受柳氏影响,半年后便称病辞归。后来又因案件株连,吃了两次官司。柳如是在病中代他贿赂营救出狱,并鼓励他与尚在抵抗的郑成功、张煌言、瞿式耜、魏耕等联系。柳氏并尽全力资助,慰劳抗清义军,这些都表现出她强烈的爱国民族气节。

当我痴痴地站在秦淮河河边,追溯发生在秦淮河上的风花雪月的故事之时,天上不知何时下起了雨。我意犹未尽便找了个靠近河边的茶馆品茗观河。在这家茶馆的墙上不仅有秦淮八艳图,还有一首杜牧《泊秦淮》诗句: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从古至今中国的男人们都把国立衰败仕途失败的责任都推到女人身上,说什么红颜祸水,现在看来纯他妈的放狗屁。同样是秦淮八艳中的陈圆圆,当年李自成打进北京后,吴三桂的父亲投降了起义军,陈圆圆被李之部下所掠。当吴三桂答应投降李自成时,闻圆圆已被李之部将所占,冲冠大怒,高叫大丈夫不能自保其室何生为?遂投降了清军与农民军开战。这就是吴梅村在《圆圆曲》中所曰: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其实就是把吴三桂投清的动机根本不是为了陈圆圆,而是吴三桂看到明朝大势已去,为了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主动投的清廷,就是没有陈圆圆他也同样会投清。后来吴三桂再度叛清挑起战乱,陈圆圆宁愿出家也不愿跟着他涂炭生灵。从发生在秦淮河上这些妓女的爱情故事中我们分明看到的是,这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女人们一个个都有着崇高的民族气节。倒是那些所谓的饱学之士社会名流到最后都成了民族的败类,清廷的看门狗。正是商女偏知亡国恨,笑杀男儿空伟岸。从古至今中国的男人们总喜欢把功败垂成的责任都推卸到女人的身生,而当他们风光无限的时候却很少想到也让女人们沾沾光。红颜祸水这一成语一直被沿用的今天,成了很多贪官污吏落马时推脱责任的借口。这即是对女性的不公正,也是我们这个国家男人们的劣根性。

重游秦淮河

我并没有亲身去过秦淮河,甚至于并不知道秦淮河的具体位置,从朱自清笔下,我已经第二此神游那在夜色下,在浆声灯影里散发着历史幽香的秦淮河。这次的重来比初泛时又多了一份情感,也许是亲历也无法感触的。

初泛秦淮河是从“夕阳已去,皎月方来”时开始的,带着惬意而悠远的滋味开始旅行。上了小船,坐在船头的藤椅上,在夕阳的余晖下缓缓御风而行。我看到了河上游船的穿梭,我看到了泛着波光的河水,我看到了近市的热闹景象。天渐黑了,月光撒向河面,天气渐渐凉爽,看着两岸安静的房屋,船上撒下的黄晕的光,感觉到秦淮河所拥有的安谧祥和的氛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