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分享知识网,演讲,知识,百科,常识 > 日记 > 正文

帮老人过马路日记200字

2021-03-01 日记 【 字体: 】 标签 : 200,马路,日记 浏览量:752万

过马路

有一首歌唱道:“接受我的关怀,期待你的笑容。”“人”字的结构就是互相支撑,一首首心灵之歌,常出了动听的旋律。

在我的童年中,有许许多多的事让我感动。可是有一件事到现在我仍然记忆犹新。

记得那是一个深秋的傍晚,风猛烈地刮着,“呼——呼——”,大街上的树枝被狂风刮得东倒西歪,街山东行人匆匆忙忙地赶着路。我放学了准备自己走回家,眼看就要下雨了,可我却犯了难,大街上大大小小的汽车来回穿梭着,刚要走上人行横道就被来来往往的车流给拦了回来,就这样,我徘徊在人行道前。

这时,风小了一点,大街上的大小汽车少了些,我和旁边几个小朋友正准备过马路,刚走了两步,又被一辆突如其来的汽车从人行横道上挡了回来。

这时,突然狂风大作,我又被地上吹起的沙尘吹得睁不开眼睛,不得不用衣服把脸挡住。一阵阵寒风钻入我的衣服里,冷得我不禁大了个哆嗦,心想:唉!今天真倒霉,街上的汽车又多,风又这么大……要是有人能带我过马路,那该多好啊!

正想到这里,突然从后面走来一位青年人,他拍了拍的肩膀说:“走,跟着我,我带你过马路。”青年人说的话就像甘蔗的汁液一样清甜,一字字一句句都浸润了我的心田。我抬起头望了望那个青年人,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一头短发乌黑发亮,脸上挂满真诚的笑容,显得那么和蔼。

我们跟着青年人很快就过了马路,我们连感激的话都没来得及说,那个青年人就马上去继续赶路了。我怔怔地站在路边,一种由衷的感激之情流遍全身,可是当我抬起头寻找那位青年人时,他早已经消失在行色匆匆的人流中了,我的眼睛模糊了,好象又增加了一道雨幕。

从那以后,我渐渐地长大了,每当我遇到同样的事情时,我总会像那位青年人一样,带比我小的小朋友过马路。

一天,我放学后,走到马路边上,准备过马路。突然,一群不知从哪儿跑来的黑颈鸭子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它们是由鸭子妈妈和一群鸭子宝宝组成的队伍。那只鸭子妈妈把头向前伸着,左看看,右看看,它好像在学人们过马路呢!

这时,马路上的汽车川流不息,我真替这群鸭子担心。现在鸭子妈妈要是迈出一步,它们可就要遭受灭顶之灾啊!

动物就是动物,始终没有人类聪明,鸭子妈妈终于迈出了那一步——它朝后面的鸭子宝宝们叫了一声,好像在说:孩子们,快跟上妈妈,我们要出发啦!鸭子宝宝们自觉排成一队,跟着鸭子妈妈一起走上了马路。

我痛苦地捂住了眼睛——我实在不愿看到这血腥的一幕啊!可是过了一会儿,我并没有听到鸭子们的惨叫声,便睁开了眼睛……

我看到了一幅让人不可思议的场面!一辆从左边来的车看到鸭子们,“刷”的一声停了下来;一辆从右边来的汽车看到别的车都停了,也停了。就这样,很多车看到这群鸭子,都停下了。这形成了一个很奇怪的“=1=”形状。

就这样,鸭子妈妈领着鸭子宝宝安全地过了马路。我在一旁哭笑不得: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了多少人,而鸭子们却毫发无伤的走过了车辆川流不息的马路。也许是人们的好奇心在做怪吧,也许是人们爱护动物的心理在做主吧!不过,这群鸭子的运气也真好。

哦!那美丽的黑颈鸭子啊,你是多么有吸引了呀!让人们都为你痴迷。被你“征服”!

2009年1月15日星期四晴

傻男孩过马路

甘肃省靖煤公司二中小学部二(3)班杨淇

爸爸给男孩儿买了个小玩具。男孩儿非常喜欢。就跟在爸爸后面,边玩边走。

爸爸过马路了。但那个男孩儿还在玩玩具。爸爸在马路对面喊:“不要过来,我来接你。”男孩儿却听成了“快过来”。男孩儿就像疯子一样跑向爸爸。

说时迟,那时快。两辆车夹击过来,突然减速。小男孩儿吓坏了,但还是冲向爸爸。

旁边的人都说:“好险呀!”

吓的半死的爸爸,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说:“吓死我了,过马路要一慢二看三通过。”

男孩儿傻傻的笑了。

周末下午偕妻儿回家,年近花甲啲母亲喜不自禁,一定要上街买点好菜招待我们。母亲说:"你们回来,妈给你们煮饭,不是受累,是兴奋呀!"我便说:"我陪你去吧!"母亲乐呵呵地说:"好,好,你去,你说买啥,妈就买啥。"

到菜场需要走一段人行道,再横穿一条马路。正是下班时间,大街上车来车往,川流不息啲人群匆匆而行。年龄大了,母亲啲双腿显得很不灵便。她提着菜篮,挨着我边走边谈些家长里短,我宽容地耐心地听她诉说。儿女们还能不听

穿过马路,就是菜场了。母亲忽然停了下来,她把菜篮挎在臂弯,腾出右手,向我伸来……

一刹那间,我啲心灵震颤起来:这是一个多么熟悉啲动作呀!

上小学时,我天天都要穿过一条马路才能到学校。母亲那时在包装厂上班。学校在城东,厂在城西,母亲担心我出事;天天都要送我,一直把我送过公路才折身回去上班。横穿马路时,她总是向我伸出右手,把我啲小手握在她掌心,牵着走到公路对面。然后低下身子,一遍遍地叮嘱:"有车来就别过马路","过马路要跟着别人一起过"……

20多年过去了,昔日啲小手已长成一双男子汉啲大手,昔日啲泥石公路已改进成混凝土路,昔日年轻啲母亲已经皱纹满面,手指枯瘦,但她牵手啲动作依然如此娴熟。她一生吃了许多苦,受了许多罪,这些都被她掠头发一样一一掠散,但永远也抹不去爱子啲情肠。

我没有把手递过去,而是伸出一只手从她臂弯上取下篮子,提在手上,另一只手轻轻握住她啲手,对她说:"小时候,每逢过马路都是你牵我,今天过马路,让我牵你吧!"母亲啲眼里闪过惊喜,笑脸荡漾开来,像一个老农面对丰收啲农田,像一个渔民提着沉甸甸啲鱼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