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需要尊重女人需要爱的经典语录

2021-02-25 语录大全 【 字体: 】 标签 : 经典语录,需要,尊重 浏览量:537万

行善,也需要智慧,它要求我们必须设身处地地为受助人提供保护自尊的空间,做到助人而不欲为人知。

是呀,让人有尊严的接受帮助,该是行善者的一个重要出发点,切不可忽视。我曾经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商人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铅笔推销员顿生一股怜悯之情。他不假思索地将10元钱塞进卖铅笔人的手中,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开了。没走几步,他忽然觉得这样做不妥,于是连忙返回来,并抱歉的解释说:自己忘了拿笔,希望不要介意。最后他郑重的说:“你和我一样都是商人。”一年以后,在一个商贸云集的社会场所,一位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推销商迎上来。无不感激的说道:“您可能早已忘记我了,但我永远记住你。你给了我自信和尊严。”

每想到商人只是一句简单的话,就可以使人自信起来,找到了自尊。尊重是一种修养,一种品格,一种对人加以肯定,认定的表现。尊重不是崇拜,不是吹捧,不是逢迎,而是一门学问,学会了尊重,就学会了尊重自己,也就学会和掌握人生的一大要义。

关爱需要尊重初中作文

培根曾说:“善性是人性与神性最相近的地方。”哪么,关爱与行善自然就是人性中善性最确凿的流露。关爱行善是一种精神的体现,不应流于形式。缺乏尊重的关爱行善就是施舍,而施舍,恰恰是毒药。

在看柴静的《看见》时,有这样一个镜头让我印象深刻:一个脸色黑黄的瘦小孩童弓着身子坐在家门口的小板凳上,睁着迷茫又惊恐的双眼面对着镜头。柴静站在他面前发问:“你已经多久没看到爸爸妈妈了?”他抿着嘴,摇了摇头,将目光移向地面。“你想不想他们?”

他依然默不作声,把头埋得更低了,肩膀开始微微颤抖。柴静愣了一会,停止了发问,蹲下身来,用手拭去了他脸上的泪珠。

这是一个争议性很大的瞬向。赞扬其关爱当事人者有之,批评其作秀式采访者有之。而在我看来,若柴静当时真的是作秀,她大可坚持间清那个留守儿童心里的感受,那个孩子必定会在镜头面前嗦陶大哭,这样不就能更好地博取大众的同情心?媒体若是在屏幕上再曝出一个地址,这个孩子也会得到相应的关爱与帮助。但是,这会是这个孩子想要的吗?集静是本着关爱留守儿童的心去采访的,当她看到那个孩子“把头埋得更低”时,她及时停止了采访,维护了那个

孩子的尊严,我认为柴静的关爱是真正的关爱。

“草木是靠着上夭的雨露滋长的,但是它们也敢仰望苍弯。啤在几个世纪前的文艺复兴时期,莎士比亚就曾写下这句话。然而到了现世,却又为什么变成了“上天的雨露滋养草木,草木却只敢低着头”呢?这便是滋养草木的方式出了间题。拥有帮助处于困境之人的慈爱之心固然很好,但若只是一味地只因同情而施舍,这对受惠人的自尊又何尝不是尸种伤害?人虽穷,但志不穷。我们有什么理由因为别人的处境悲惨,就站在高台上,用近乎动物投食一样的态度俯视他们,施舍他们,践踏他们的尊严?

曾获雨果奖的小说《献给阿尔吉侬的花》中,主人公查理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后天性弱智患者。他写不好字,做不好事,甚至有时还会像婴儿一样把尿拉在裤子上。查理从小到大受尽屈辱,除了弱智学校的老师与同学,几乎没有人把他当做一个“人”来看待。之后查理接受实验,智商开始增长一,回忆起往事,几乎全是不被尊重的痛苦。这虽是一篇小说,但折射出的却是太多的心酸与无奈。查理看似一直在接受他人帮助与关爱,实质上只是成为了他人展示自己同情心或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的牺牲品。若是面包店的人们将他看作一个普通的同事,科学家们将他看作个真正的人,而不是试验品,或许查理就不会在科学发表会上与同是试验品的老鼠阿尔吉侬逃走了。

尊重,是人类灵魂中不可践踏的东西。关爱应有度,从内心尊重他人的人格,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关爱。古人根据人创造出神,而人依靠善心来接近神。善良的心性透过行善关爱的举动,犹如寒冬清晨一缕暖阳穿透浓雾,让被雾气包裹的世界充满温情。

孩子们有哪些需要呢?概括起来主要有:

一、爱的需要

到底什么是爱呢?爱是容忍、慈祥、不嫉妒、不夸张、不自大、不动怒、凡事包容,凡是相信,凡是盼望……心理学家认为,孩子最需要的爱就是无条件的爱。孩子最害怕的就是被遗弃与遗忘。对孩子来说,母亲的爱是无条件的包容,这种无条件的爱会使人感受到很深的“安全感”。人一旦有了安全感,自信、稳定、自在的感觉就会油然产生,这样,人才能勇敢地冒险,不怕艰苦。这种爱的需要是人类的最基本的需要。

二、被聆听、被了解的需要

孩子在小时侯,通过父母的爱抚、拥抱、摇动等亲昵举动,很容易体会到被爱。但在长大的过程中,孩子开始有了自己的意见与看法,有了自己的朋友与世界,有了自己的喜好与语言。这时候嘘寒问暖,也能使他们知道父母爱他们。但是能让他们“体会”到父母无条件的爱,就需要聆听他们,使他们感受到被了解、被接纳。青少年尤其需要被聆听、被了解,因为他们受到许多压力,但却无处表达、申述;另一方面,由于内分泌的影响,孩子的情绪相当不稳定,若父母能了解他们,一定对他们很有帮助。

三、独立自主的需要

一个人的一生有两个性格独立发展期,一个是在两岁时,一个是在十二三岁时。这两个时期的发展如果受到阻碍,则会影响到一生。当然这两个时期对父母、对子女都是最困难的时期,孩子要开始走出父母的安全保证,向外独立去探索,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父母开始体会到孩子渐渐远离自己,也会感到不适应。这个时候父母要有更大的耐心与雅量,要允许他们尝试走出家庭与依赖的小世界,并能随时给予他们关怀、支持与鼓励。这个独立自主的需要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一个孩子在这两个阶段没有受到鼓励与支持,他的自我感就会发生混淆、困难甚至薄弱的现象。当他长大之后,就会有做决定的困难,很难信赖自己与别人,常常要依别人的意见看法来行事,自己很怕有独立不同的看法。显然,如果真是这样,其内心的冲突会影响到他与外界的来往。

四、成就的需要

每个人都需要“成就”一些事情,自信心、自尊心才会由此建立起来。小孩子尤其需要被鼓励与引导,自己独立地完成某些事情。这个成就的需求有很大的相关性。在有关的心理学理论上,三岁到六岁这个阶段是培养一个人成就、自信的关键时期。做父母的如何能满足孩子的这个需要呢?其实也不难,就是要放手让孩子们去做一些事情,不要因为怕他们会失败而代替他们给予太多的指导,“放心”是很重要的方法。

五、游乐的需要

每个人都需要游乐,听音乐、玩游戏、骑马、聊天等,这些都没有任何功利目的,知识轻松自在而已。现在的许多孩子弹琴、下棋、游泳等都成了功利性的目的,父母的“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严重阻碍了孩子们的心情放松和得到平衡的发展。一个再成功的人,如果没有休闲的时间放松自己,活起来就像一盘失了味的菜,不只是生活没有意义,心理也会出如自私、没有同情心、古板等倾向,甚至成为有暴力倾向的人。

身为父母,如果过分严厉或是追求完美,往往会忽略与阻碍孩子这方面的需要,是不利于孩子成长的。孩子的这几个需要的界线不是分割得非常清楚,她们贯穿在孩子日常生活之中,是孩子成长的几种重要“维生素”,缺一不可。

父母们要在“自我了解”、“自我同理”的情况下,时常进行自我反省,重新检讨自己的教养方式,也时常观察自己的孩子,是否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提供给他们这些需要吗?我们了解、聆听他们吗?我们让他们有独立自主的机会吗?我们有没有注意到给他们游戏、玩耍的时间……

-

尽管我眉清目秀肤若凝脂,但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美人,因为我只有1米53的身高。一个晚上,我趴在图书馆的桌子上写作业,闭馆的铃响了,我伸个懒腰站起来。忽然有人对我说:“明天我帮你占座位。”我吃惊地看到一张漂亮的脸。是阿昆,与我同系不同班,他的个人资料早在女生中传遍:身高1米79,父亲作家,母亲演员。

“以后你来,找到我就可以找到你的座位。”以后?一句话工夫明天就变成了以后。他的大眼睛闪闪地投出一张网,兜头罩下,我像狂奔着突然被逮住的小动物,完全不能分析突发的情况。

我一向不喜欢被众星捧月的人,尤其是被女孩子们宠的男生。我知道他们班的一位丹凤眼的高挑女生从进校就开始追他;外语系那位1米72的校花每遇他就频送秋波但他突然把万千钟爱掷向我,我的第六感觉让我立刻信赖了一个没被宠坏的孩子的纯真。

从此,每晚图书馆里的找寻渐渐成为我生活的重心。在成百个人头或背影中细细辨认最熟悉的那一个,像拨开花丛找寻一朵独为你开放守候着的百合,每当我看见他温暖的背影,愉悦的心里铺展开来。走过去,把书往静静等候我的桌面上一搁,对面的脑袋就抬起来。彼此相视着一笑,人群就渐渐隐去,我们的世界只剩正是对方。我们坠入疯狂的热恋中。

我曾问他为什么选择我。“我十二岁时看《射雕英雄传》,很喜欢黄蓉,想将来要有个这样的女朋友就好了。她聪明、灵秀、美丽。像你一样可爱。”

以后的三年里,我们一直是校园里一道风景。我内心的缺憾被阿昆的柔情织补,我成为世上最自信的女子。毕业时,我在本地找好工作,因这阿昆是当地人,我当然要与他在一起。

第一次拜访阿昆的家。早听人描绘过他母亲的美貌,果然是名不虚传。我叫了一声:“伯母!”那个雍容高傲的女人把我从上到下看了一遍,满脸寒霜,转身走了。阿昆来及倒水给我,拍拍我表示歉意,就丢下我进屋去了。晚饭时,桌上只有他母亲一人在说话。主题就是哪个老朋友的女儿身高1米66,已经大学毕业了;阿昆的青梅竹马在外贸局工作,常常出国。漂亮得像个名模。。。。。我调集了全部涵养,让脸部肌肉保持静态,爸爸用男人的威严制止她。但驰骋的男人完完全全折服在一个女人的美丽与跋扈下。阿昆一声不吭。

假期里,阿昆来电话:“我压力好大呀!我妈说有你就没她。她说你哪儿都好,就是太矮,让她没面子。如果你高10厘米,她不会反对了。”阿昆很沮丧。

“你要我高10厘米?哈,你要我高10厘米?”我狠狠掼了电话。

白天没有与黑夜颠倒,但是人心却突然不可把握。一整个假期,电话成为吵架的工具,我们之间的温清不知溜到哪里去了。

踏上回归的火车,我心里又燃烧起希望。也许见了面的好了。只要一看见那双明亮的眼睛和热吻过千遍的唇,一切都会平息。

“我们分手吧。”他说。

“你说你爱我的。”我的血流狂乱起来。

“当初不懂事。”他说。

“不懂事?真可笑,现在懂事了?”

“你别再缠着我好不好?”

我缠着他?从来没有准备在一世珍生的爱情里有这样的对白,就像美丽的家园不曾准备迎受突袭的导弹,但它却在面前炸开了花。我一下子晕倒了。

“如果你不想分手,那就做出点什么让我妈看,好让我也能交待。”那两条曾经紧紧拥住过的臂膀,这会儿只是支在我身侧。他低头看着我,看三年前逮住的小动物在伤痛里挣扎。

我想冷笑,但笑不出来。被侮辱的人格像藤蔓一样滋长出一股稠密而隐蔽的仇恨。我从来不知道自己这样娇小的身体里可以长出那样一股仇恨的力量,可以令我从狂怒立即恢复波澜不惊。

“我不想分手。”我的眼泪在出门以后才狂泻而出。

此后二年,我读完研究生,考过二外的六级英语。阿昆不温不为地与我保持联系,像对一只风筝,既不收回,也不放线。

毕业后,我进了一家当地经济效益很好的公司。过了两年,我被委任为进出口部经理。

阿昆对我的态度不露痕迹的好转,有时甚至说一些在学校里说过的话,让我在迷离的夜早产生几丝感动。

那天,他把我约到读书时我们最爱去的上餐馆。我们依旧坐在那个挂了许多葡萄串的包厅里。他将一大捧红玫瑰递给我:“今天是我们第一次约会的第九个周年纪念日。”

我猛地抬起头盯住对面的脸。六年社会生活的磨砺,已在那原本顺畅的线条间刻出棱角,过去的口巾气而今。。。闪烁着成熟男人的魅力。一瞬间,我犹如失足掉过了岁月河,游回到出发的地方、心里泛出丝丝密密的感慨,却又寻不见往日熟悉的踪迹、枉自怅惘。我从没想到过有这么个纪念日,我接过玫瑰、并没有像多年前举到鼻尖蹭上半天。

“我妈不反对我们了。”他说。

我颓然地将花搁到桌角,忽然觉得无聊、无趣、无味。抬起头来,嗅到一串串绿色的葡萄散发的塑料气息,它们居然骗取过我对于森林的遐想。

我忽然变得很没情绪。那些燃烧了多年的仇恨连一丝烟都没冒就被泼上大水一样无声熄灭了。望着对面的人,就像回望童年里与伙伴们拼命追杀的激情,不能否认那种占满全身心的真实,却无论如何在日后只能一笑待之。事实上我一直在希望有一天能证明他还足值得我爱的,但眼下,我找不到爱她的理由。

一个连自己的爱都要由别人来支配的男人能激发我的什么热情呢?我六年的忍气吞声,勤奋不懈,难道就足在换取他妈妈的不反对吗?我还痴尽妄想有百分之二的希望换取的恬悔。我终于觉得,连夏仇都不值得去完成了。

我用一个星期日的整天,写了一封信,委婉而礼貌地说爱已成往事,覆水难收。

我以为这样事至此为止了,没想到,半年后我又见到了他,并且,是他高贵的母亲亲窿来请。阿昆出了车祸,他受了很重的伤,医生说,也许他今生就站不起来了。

我哭了,回想起多年前的热恋时他发傻问我:“有一天我残疾了,你会怎样?”我说:“照顾你一辈子呀!”可是后来,仅仅因为我不够高。他将我的自尊当小虫子一样踩在脚下。我真的会照顾他一生,不论他是残疾、足贫穷,是衰老,但这要在我们平等相敬相爱的时候。我很想一生只对一个人许诺,用一生兑现的理由。

我没有留下来。我愿意用任何方式去帮助他,但不是爱情。

阅读全文